天下kagami

前面剧情再怎么狗血我都能忍,但是这他妈是犯罪,这如果蛇立都能强行洗白还凑cp那某先只能一生黑了

狐妖大人捡到了幼虎(三)

    黄濑回到海常的时候,王牌失踪了三天的海常早已乱成一片。笠松一见到黄濑就飞起一脚将他踹了出去,然后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


    “你这混蛋,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大家找了你好久?老狐王都召见了你多少次了?雪姬的宴会为什么没有去参加?”


    黄濑嬉皮笑脸的听着笠松的质问,然后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


    笠松听完黄濑的讲述见他没有惹什么事,反而是难得的做了件好事,也就作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黄濑乖乖的拜见了狐王,毕恭毕敬的听着老狐王的谆谆教诲以及对自己寄予的深切期望。


    寻了件稀奇的宝贝去雪姬那里诚心诚意的道了歉。


    认认真真的处理了海常这几天落下事物。


    等忙完这一切之后已经是十几天过后了,一闲下来就想起了小火神。小幼虎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吧,去看看他吧。


    带了一些好吃的东西,来到绿间的地盘时却发现小火神早已没有了踪影。


    “小绿间,小火神呢?怎么到处都看不见他?”


    “不知道”


    “诶?你怎么能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然后有些生气的低哼一声:“那个混蛋小子,在我面前装作乖乖的治伤,谁知道我一放松警惕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为什么跑了?是不是你凶小火神了啊?”


    “啊?我为什么要凶他啊?”


    “我可以作证小真没有凶火神,反而对火神很温柔呢。”说话的是高尾和成,绿间真太郎的下属,时常会出去帮绿间跑跑腿,置办药物,以及找寻绿间占卜所需之物。


    “喂,高尾不要多嘴!”绿间有些着急的制止高尾。高尾却无视了绿间面红耳赤的制止,滔滔不绝的说着“小火神怕苦,小真就悄悄的在药里面加入了蜂蜜;小火神怕冷,小真就在屋子里面 烧起了木炭;包扎伤口的时候怕弄疼小火神,还把手上的绷带都拆下来了。”


    “诶?小绿间那么喜欢小火神啊?”


    “谁会喜欢那种虎头虎脑的小鬼啊,救了他连一句道谢也没有,伤还没好就不辞而别,真是没礼貌的小鬼!”


    “哈哈哈 但是小小的火神很可爱是不是,小真?”


    “或许小火神不想家人担心,或许有什么着急的事才着急走的吧。哎,遗憾的是我没有见到小火神好遗憾,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呢。”黄濑有些遗憾的看了看手中给小火神准备的好吃的,叹了口气。


    离开绿间那儿的时候,黄濑是有些惆怅的,早知道小火神会跑就该问清楚小火神住在哪里,以后想见他的时候还可以去找他。可是现在只知道一个名字,这么大的妖界,要到哪里去找他呢。


    哎,黄濑再次长叹一声,然后安慰自己:虽然很惹人喜爱,但只不过是一只萍水相逢的幼虎而已,没有什么好挂心的。




    快走到海常境地的时候,黄濑听到从某处传来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响,警觉的慢慢靠近,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蜷缩在岩壁之下。


    “小火神”黄濑惊喜的叫道。


    “黄濑”看到是黄濑,全身戒备的火神才放松下来。


    “小火神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弄的全身是伤呢?”黄濑看到火神膝盖上殷红的血迹,有些心疼问道。


    火神一脸羞愧的看着地面:“我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了。”


    黄濑走到火神面前,蹲下来背朝着火神。


    “黄濑?”


    “上来吧,你现在腿受伤了,不能走路吧,我背你。”


    火神犹豫再三,还是乖乖的爬上了黄濑的背。


    小小的虎躯并没有什么重量,趴在后背上大概是紧张又怕给自己增加负担,所以全身紧绷着,黄濑微微扬起嘴角,背着火神慢慢向自己的宅邸走去。


    “小火神,为什么会出现在海常境地内呢?难道是要来找我的?”


    虽然知道找自己的可能不大,但是黄濑猜想小火神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海常的。


    “不是来找黄濑的?是来找狐王的。”


    “诶?小火神找狐王有什么事吗”听到火神的回答,黄濑不免有些惊讶。因为他实在想不出火神来找老狐王的理由。


    “我想要借狐族的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虽然是疑问句,但是黄濑心里大概也知道火神想借什么东西。


    “通天罗盘。”


    通天罗盘是海常的镇地之宝,这件宝贝为海常架起了一座坚实的结界,只要有任何强入结界的外来者入侵,便会立刻发出警报并作出抵御。就是凭着这件宝贝,海常才能物杰地灵,长久不衰 。但这并不是这件宝贝特殊之处,这件宝贝的特殊之处就是它能照出过去,所以想要借通天罗盘的人并不在少数,但狐王却从没有借出去过一次。


    “小火神就是为了借通天罗盘所以没等伤势恢复就从小绿间那儿不辞而别的吗”


    火神有些羞愧的嗯了一声。


    “小绿间很生气哦”


    “我之后会好好道歉的。”


    “通天罗盘对小火神很重要吗”


    “恩”


    “小火神为什么要借通天罗盘?”


    火神迟疑了片刻:“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保密”


    “诶?小火神这么信得过我啊,不怕我是坏人吗”


    “黄濑是好人,因为黄濑救了我,还对我这么好。”


    于是火神说了自己要借通天罗盘的前因后果:黑熊的儿子河原和自己是经常玩耍的朋友,但是因为一次意外坠湖身亡,没有目击证人。生前出门的时候,告诉黑熊是出去和火神一起玩耍的, 所以遭遇不幸后自然被怀疑在火神身上,黑熊找火神对峙,火神并不能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是无辜的,所以才会才森林里发生被黑熊差点打死的一幕。


    “所以,小火神找狐王借通天罗盘就是想照出河原遇难时的事”


    “是的”


    “既然黑熊已经认为你死了,小火神只需要离开这里,或者干脆隐姓埋名不就好了吗,而且通天罗盘可不是那么好借的?”


    “不行的,我也想要知道河原是怎么死的,名字是母亲取的,我才不想为了这样的事而隐姓埋名,而且我和辰也好不容易才在这片土地定居下来,不能因为我无缘无故的背负罪名而连累辰也 。”


    火神说道激动时,扶着自己肩膀的小爪子一用力,抓的黄濑生疼,黄濑忍不住嘶了一声。


    火神连忙手足无措的道歉。


    “辰也是……?”


    “辰也是我的义兄。”说到辰也时火神的语气明显变得柔和,话语间尽是对辰也的尊敬和喜爱,仿佛辰也是他的珍宝一样,不知道为何黄濑居然有些羡慕那个叫做辰也的家伙。


    火神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辰也,黄濑微笑着倾听着,偶尔将拖住火神屁股的双手向上提一提,火神双手攀着黄濑的脖子,讲着讲着居然渐渐歪着脑袋枕着黄濑的肩睡着了。


    轻轻的呼吸喷在黄濑的脖颈上,热热的,痒痒的。


    黄濑无奈的笑了笑,放轻了前进的脚步。


狐妖大人捡到了幼虎(二)

  二、

  看着床榻上被缠的像个木乃伊的小家伙,黄濑无奈的挠了挠头,照顾人吗?从来都是别人照顾自己的,自己照顾别人还是头一回。话说该做些什么呢?

  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百无聊赖的黄濑,就那样趴在床榻边上睡着了。

  “斯,好冷”被冻醒的黄濑打了个机灵:“已经是晚上了啊”然后想起导致现在这种寒冷的罪魁祸首就是在现在在外面举行宴会的雪姬。

  他伸手摸了摸幼虎唯一没被绷带缠住的脑袋:“好冰,不会真的冻死了吧”

  然后将耳朵贴在小家伙的胸膛仔细听了听,还好还有心跳,虽然很微弱。

  要给他取暖吧,黄濑把床榻上的被子拉开想要盖在幼虎的身上,等等:“这个被子这么重,会压倒伤口吧,不行不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呢?”着急的黄濑在原地走来走去:“啊,有了!”

  然后只见金光一闪,刚才那个华服的美男子瞬间变成了一只张扬着九条尾巴的金色狐狸。

  金狐轻轻跳上床,在幼虎身前躺下,比幼虎大了足足一倍体积的狐身微微曲起,将幼虎圈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张开尾巴轻轻的将幼虎包裹起来。

  直到感觉紧贴着自己的幼虎的身体温度恢复了正常,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火神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眼前一只放大的狐狸脸,狐狸两只又细又长的璨金色眸子眼巴巴的望着他,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

  “小家伙,你终于醒了!!!我整个晚上都保持这样一个姿势为你取暖,又怕伤着你不敢动,好辛苦啊!”

  啊!这个家伙好烦的说。这么想的火神想要和那张紧贴自己的脸拉开距离,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全身便传来剧烈的疼痛,幼虎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诶,你别乱动啊,你身上的伤还很严重呢。”

  “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然后脸一热:“我已经不冷了,能把尾巴拿,拿开吗的说?”

  金狐收起尾巴跳下床,一转身化成人形,看见幼虎呆呆的盯着自己,轻笑一声,将脸伸到幼虎眼前:“小家伙是不是被我的俊脸迷住了呢?”

  “才没有!”火神红着脸极力反驳着:“还有,我才不是小家伙,我已经300岁了。”

  “哦,那么300岁的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呢?”

  “说了不是小家伙了啊,我叫火神大我。”

  “火神大我,那就叫你小火神吧。”

  “不要加小啊!”

  “我是黄濑凉太,小火神可以叫我凉太哥哥哦”

 

 

  绿间一进来就看见黄濑和幼虎闹在一起,推了推眼镜,哼了一声,一狐一虎才发现了他。

  “小绿间要给小火神换药吗?”

  “恩”绿间将装满纱布、绷带、针线、手术刀、剪刀的药箱放在床榻边:“你去外面等着,不要打扰我。”

  黄濑听话的向外走去,却发现小火神那毛茸茸的小爪子,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诶?小火神害怕小绿间吗?”

  幼虎摇摇头,却还是紧紧抓着他的衣角。

  绿间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害怕的话就让黄濑留下来陪着你,可以松手了吧,不然我怎么替你治伤。”

  小火神看了看黄濑又看了看绿间,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手,乖乖的躺平。

  啊啊,小火神好可爱啊!黄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绿间用剪刀剪开火神身上层层的绷带,撕掉那粘连着皮肉的纱布,用沾了药酒的棉球清洗伤口,手法熟练而自如。

  没有完全人形化还保留着耳朵、尾巴、爪子半兽化的火神躺在床榻上,攥着拳头闭着眼睛咬着牙齿忍着眼泪一声不吭,任绿间在自己身上动作,偶尔太疼忍不住的时候耷拉着的耳朵会突然的竖起,尾巴也会突然跳动一下。

  那模样真是让人心生怜爱,黄濑在旁边忍不住说道:“小火神,痛的话就喊出来哦”

  绿间见过太多治疗时鬼哭狼嚎或抱怨大夫没有人性的伤患,像这样虽然痛的眼角有眼泪渗出,但还是摇着头说着:“不疼的说”的幼虎,让他心头一柔,手上的动作也轻了起来。

  “小绿间真是温柔呢”


狐妖大人捡到了幼虎

  一、

  黄濑凉太,800岁,是妖界妖尽皆知的狐妖。因为天生的一副令众女妖为之倾倒众男妖为之艳羡的好皮囊,因为从不惹是生非也不多管闲事的好性格,使他在妖界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今天闲来无事的黄濑凉太来到一处前有流水落花,后又高山茂林的地方,挑了一颗千年古树躺在比他身体还粗的树枝上,晒着从树叶间隙投射下来的细碎阳光,惬意的哼着小曲享受着这午后的安宁。

  但是好景不长,就在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一阵极不和谐的嘶吼声打破了这惬意的宁静。循着声源望去,是一只黑熊和一只幼虎在厮打,黑熊不论是在体格、年龄、经验上都占了上风。幼虎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但是赤红的眼里却没有任何逃跑和怯懦的意思,绷紧着身体一次又一次凶猛的进攻,敏锐的闪躲。

  无论幼虎多么灵敏和勇敢但毕竟是一只未成年的小老虎,体型还不及黑熊的一只大腿,最终被黑熊一巴掌拍出去几尺远,躺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黑熊一步步向着那小小的虎躯走了过去。虽然心里的那杆秤早已偏向了幼虎,但生性薄凉不好管闲事的黄濑凉太还是选择了冷眼旁观这场并不公平的战斗。妖界本来就是如此,从来都是弱肉强食,没有任何公平公正可言,要想生存下去没有强大的背景,自己就必须要非常强大,否则就该乖乖的躲在角落不去惹人注意。

  巨掌重击肉体的声音厚重而无情,黄濑闭上了眼睛,努力不去听幼虎强忍着不愿嘶吼出来发泄痛苦的闷哼声。直到最后黑熊不再击打那具肉体,拖着粗重的脚步缓缓离去,万物归于寂静,黄濑才睁开眼睛,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到那具已经残破不堪没有了气息的幼虎身旁旁,叹了一句:“一路走好”。

  已然没有任何心情再在这儿逗留的黄濑凉太站起了身准备离开,突然一阵轻微的声音传进耳朵,仔细看去,幼虎的尾巴还在断断续续的微颤着。他,还活着!!!不知为何一种强烈的激动和欣喜在黄濑的心头激荡,他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具小小的虎躯,然后急速的飞奔起来,此时黄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救活他!

  “小绿间、小绿间,快出来啊小绿间。”黄濑凉太抱着那只幼虎闯进一间雅致的小屋,一进门就大喊大叫起来。

  绿间真太郎,麋鹿 ,妖界最厉害也备受推崇的大夫,也是黄濑凉太的挚友(虽然绿间本人并不这么认为)此刻正在晾晒院中的药草,听到这叫喊声,皱了皱眉,平时听到的都是那种清亮又傻气的声音,今天却严肃而焦虑,看见他就烦的绿间真太郎也不得不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看见黄濑,绿间真太郎瞬间就懵逼了,平时衣冠楚楚自诩潇洒不羁的黄濑凉太,此刻显得有些狼狈,金黄的发丝凌乱不堪,上面还挂着几片落叶,青白色带着黄色狐纹的衣服上有斑斑的血迹,那血迹显然是从他怀中护着的东西身上留下来的。

  “小绿间快救救他,只有你能救他了!”黄濑说着将怀中的东西举到绿间眼前,绿箭皱眉后退了几步:“不用靠的这么近,我看的见。”

  然后从黄濑手上接过幼虎,确实在来晚一点,这只幼虎恐怕真的要魂归西天了。虽然绿间有很多疑问但眼下救人要紧。

  “你在外面等着,没我的吩咐不要踏进医室一步。”

  “好好,诶,小绿间,你轻点,可别把那小家伙弄死了啊”

  “不用你多嘴。”

  虽然知道绿间接手的伤患从来没有救不活的,但是黄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回想起那在自己怀中奄奄一息的孱弱样子,完全无法想象他刚刚还是一只凶猛进攻厉害的让人赞叹的小幼虎。

 

  绿间从医室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在庭院里仰头看落日的黄濑。

  “你还没走?”要是往常,黄濑就算好心救下了人送来他这儿招呼一声就转眼不见了,今天没走反而让他觉得有点惊讶。

  “小绿间,那个小家伙怎么样了?”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想要活蹦乱跳起来没有十几天是不可能的,现在还没清醒,明天早上大概能恢复意识。”

  “果然不愧是小绿间真是厉害呢,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救活他的。”

  “不用恭维我,那只幼虎和你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救他?”

  “没什么关系啊,我连那小家伙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救他嘛,那当然是为了行善积德,早日成仙不是吗”

  黄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去救那只幼虎为那小家伙担心,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只幼虎要去招惹一只成年黑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就算是成年黑熊追不上幼虎的速度,他却不逃走?嘛,大概是因为小家伙的种种行为太奇怪,导致他也变得奇怪起来了吧。

  “我以前认识的黄濑可能这么好心。”

  “嘿嘿,我偶尔也还是会发发善心的嘛!”

  “晚上雪姬会在这一带举行宴会,你就负责照顾那只幼虎,别让他冻死。”

  “啊,为什么是我照顾啊?你不是大夫吗,照顾病患天经地义啊”

  “他是你捡回来的,而且我被邀请去参加宴会了”说完理也不理黄濑就径直走了。

  “诶?小绿间好过分啊,人家也被邀请了,人家也想参加雪姬妹子的庆生大典呢!嘤嘤……”


微小说佐樱的日常

1.回归
佐助回到了第7班,于是卡卡西班变成了5人,四男+一女。卡卡西瞬间就想到了一个词:阳盛阴衰。

2.围巾
冬天到了,小樱织了四条围巾送给了卡卡西,佐井,鸣人,佐助。但是其他三人发现佐助那条围巾的颜色、花式、质量明显比他们的高一个档次。

3.所谓傲娇
第二天,卡卡西小队都围上了小樱织的围巾,佐助除外。于是,其他三人发现了成熟的佐助依然傲娇 。

4.所谓腹黑
执行任务时,大家都忙着对敌,佐助却频频失误,他的豪火球之术时不时的就烧上了他们的围巾。于是其他三人又发现了佐助腹黑的属性。

5.发现
小樱发现佐助回木叶后住院的次数增多了。
佐助发现小樱不像小时候那么粘自己了。

6.担心
小樱担心佐助的身体是不是在大蛇丸基地时留下来后遗症。
佐助担心自己在小樱心里的地位是否大不如前。